我把所有的情感都演成了戏

2019-04-29 09:05

特立独行、叛逆是人们形容她最方便的词汇,她每一次不合传统的举动都会刺激到卫道士的神经。

拍摄期间,郝蕾曾问过娄烨:“是不是我演了这个电影就没人要我了,我就嫁不出去了?”娄烨说:“怎么会?排队还来不及呢!”

在这个意念的驱动下,15岁考上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,后到北京学表演,1996年考取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。

这个童星幼年就确定了自己今后的职业方向。从刚会说话起,她就指着电视告诉奶奶,“我以后一定要进到这里去。”中学时,她劝同学,“你赶快买个本子,我给你签个名,以后就不容易找我签了。”同学都当她是神经病。

这是郝蕾获得的第一个表演上的奖项,也是迄今为止获得的惟一奖项,但这并不妨碍她为自己设立的目标--让名字出现在表演教科书上。

“我活到80岁,就演到80岁,如果把这个时间段拉得特别长,就不会在乎一朝一夕间发生的事情。”

她表达愤怒的方式不是在下面搞几个小动作,耍些小阴谋,这会让她觉得浪费时间。“你不是要玩儿吗,我会直接扔颗原子弹,来吧。”原子弹当然不是随便扔扔就算了的,第二天,新闻铺天盖地,到处都是“郝蕾骂河南人”之类的大标题。

凭借电影《第四张画》获47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时,郝蕾正在《柔软》的话剧舞台上演出。谢幕时,导演孟京辉在一千多双眼睛的注视下,从舞台左侧俯身将长长的红毯一直铺到舞台中央的郝蕾的脚下,而后,郑重公布了这个喜讯,并带她走过红毯,以弥补她未去金马奖颁奖礼现场的遗憾。

得知郝蕾获金马奖提名时,孟京辉表示,可以重新调整《柔软》的演出时间,以方便她出席金马奖颁奖礼,她拒绝了。“我不能扔下观众不管,毕竟,演员最重要的工作还是表演。”

这个社会不能谈论的事情太多,只有娱乐百无禁忌,人们需要大量这类话题填满被限制的口舌。面对这种情境,郝蕾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。“我很开心,我自由了,让我浪迹天涯吧,我不干这一行了。”表演被她视为生命,那一刻,她决定放弃这个生命。

网易娱乐6月23日报道因为拍摄《少年天子》,郝蕾和邓超走在了一起,成为令人艳羡的一对恋人。2005年,两人被爆分手。有消息称,邓超移情别恋是两人分手的原因;也有传言称,邓超是因为郝蕾接演了需要全裸的电影《颐和园》,才与郝蕾分手的。郝蕾和邓超曾经去纹情侣纹身,现在仍然还有,没有洗掉。

郝蕾曾经很坦白地谈到自己和邓超的分手内幕:“分手那段时间,我整天都是恍惚的,我很抑郁很抑郁,想过自杀。《颐和园》只是个爆发点而已,有没有这部戏根本不重要,结局是注定的。在拍《颐和园》那段时间,我还特别痛苦,一开始我根本抑制不住,拍着拍着就会跑到车里哭一阵再出来,根本掩饰不了。”她承认,和邓超的那一段爱情算是自己这辈子最惊心动魄的爱情。

“你觉得跟所有的记者关系好重要,还是大家走到电影院看到你的表演重要?”她不觉得作为一个演员需要跟记者搞好关系,“这有什么意义呢?”这是采访中郝蕾说得最多的一句话,“有意义”是她生命中重要的课题。

郝蕾说,每个人来这世上都有自己的任务,她的任务就是演戏。“除了演戏,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的工作。包括接受采访。”

郝蕾就没长着一副任人蹂躏的小女人样儿,微翘的上唇,不笑的时候上面似乎写着:谁怕谁啊?

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红,是演完《十七岁不哭》,走在街上别人喊她,她不知道怎么反应,“非常反感”。19岁就出名了,同学觉得她跟他们不一样,“本来开开心心,突然间就变了,你被孤立起来。很难过,很烦,为什么我要红?!”

她的人生仿若电影,每一个包袱都超出人们的意料。她活得极为尽兴,甚至“波澜壮阔”,让围观者的心跟着起起伏伏,看得既疲惫,又不甘就此屏蔽。

她说自己是个不合时宜的人。“无论在哪个朝代都会属于不是生早了、就是生晚了的人。我应该是李清照转世,她把所有的情感都写成了诗词,我把所有的情感都演成了戏。”

Return to Top